<button id="qtzcy"></button><dd id="qtzcy"><track id="qtzcy"><dl id="qtzcy"></dl></track></dd>

    1. <th id="qtzcy"></th>
    2. 并購重組
      聯系我們

      地址:重慶市九龍坡區奧體路1號附5號14樓(袁家崗中新城上城5號樓14層)

      電話:023-68101865 023-68603002

      郵編:400050

      --并購重組--

      公司并購的法律問題

      本來來源:未知 發布日期:2021/09/02
          近年來,大規模的企業兼并成為我國的經濟領域中非常令人矚目的現象。私營企業、外資企業對國有企業、集體企業的合并與收購,正極大地改變著我國經濟體制中的產權結構。由于我國產權交易市場尚不成熟,企業兼并立法條文籠統,可操作性差,法規之間、法規與政策之間缺乏整體和層次上的協調和銜接,更加上實務操作中的違規與隨意,在法律上帶來了許多問題,也引發了許多訴訟。從近年來法院審理的與此相關的案件情況看,主要有外部和內部兩方面的問題,外部問題是企業兼并過程中的債權人利益的保護問題,內部問題是兼并方與被兼并方的利益沖突問題。本文將對上述兩個方面的問題作審判實務上的探討,這種探討除涉及公司法領域外,也更多地聯系到國有、集體企業產權制度改革過程中的法律問題。
          一、關于企業兼并概念的分析
          通常,我們把在市場經濟中,企業出于減少競爭對手、降低重置成本、產生規模效應等動機,所采取各種方法進行產權交易和資產重組,以達到完全控制對方的目的,這些產權交易和資產重組的各種各樣的方法,統稱為“兼并”。但兼并究竟是不是一個法律概念,一直是有爭議的問題。我們往往在兩種意義上使用這一概念。在某些情況下,我們所稱的兼并,是指兩個或兩個以上的企業,按照某種條件組成一個企業的產權交易行為,其內涵與外延等同于民法通則第四十四條、公司法第一百八十四條、合同法第九十條所規定的“合并”。在另一些情況下,兼并除了包括“合并”外,還包括“收購”行為,即一企業以某種條件取得另一企業的大部分或全部產權,從而居于控制地位的交易行為(在一定情況下,收購可能演化為合并)。
         ?。保梗福鼓陣殷w改委、國家計委、財政部、國家國有資產管理局發布的《關于企業兼并的暫行辦法》(以下簡稱《暫行辦法》)給兼并下的定義是:“本辦法所稱企業兼并,是指一個企業購買其他企業的產權,使其他企業失去法人資格或改變法人實體的一種行為,不通過購買方式實行的企業之間的合并,不屬本辦法規范。”①1996年財政部頒布的《企業兼并有關財務問題的規定》對此進行了修正,認為兼并是指“一個企業通過購買等有償方式取得其他企業的產權,使其喪失法人資格或雖然保留法人資格但改變投資主體的一種行為。”
          九十年代以來,隨著企業產權制度改革的深入推進和公司法的實施,出現了多種兼并形式,雖然其中一些形式已經與《暫行辦法》規定的吸收股份式、購買資產式、承擔債務式、控股式四種形式不完全相符,但是總體上仍未超出這些形式,而且《暫行辦法》中所規定的四種兼并方式,實際上僅是給出了兼并的四種操作方法,而不是其法律定義。
          通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從嚴格的法律意義上說,兼并并不是一個具有嚴密邏輯的法律概念。因此,試圖給出一個適用于所有兼并形式的案件的判斷標準是不可能的。審判實踐中,解決與企業兼并相關案件審理中的問題的主要思路是,對各種兼并形式的法律含義和在法律體系中的地位進行區分和界定,確定在各種兼并形式中兼并當事人的權利義務以及兼并各方外部的債權人的相對人問題。甄別的標準是,通過對兼并的表現形態的分析,將其界定為“合并”還是“收購”。
          理解合并的法律特征,離不開現行法律規定。合并一詞出現在民法通則、合同法、公司法中,但前兩者沒有對其內涵加以解釋,目前只有公司法的規定較為詳細。根據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條、一百八十四條規定的內容,可以認為合并具有以下法律特征:(1)合并是兩個或兩個以上的企業依照法律規定和合同約定而歸并于一個企業的行為,被合并企業的法人資格必然消滅;(2)合并前企業的權利義務由合并后的企業全部地、概括地繼受,這種繼受是法定繼受,不因合并當事人之間的約定而改變;(3)合同是合并各方當事人之間的合同行為,合并方合并對方時必然要支付某種形式的對價(也存在特殊情況下的例外),對價的表現形式或者是以現金補償被合并方的投資者,或者是以自己因合并而增加的資本向被兼并方的投資者交付股權,使其成為合并后企業的股東。
          一個存在爭議的問題是,合并前公司的股東自然成為合并后公司的股東,是否是合并的基本特征?筆者認為,第一,目前我國的公司法并沒有對此作出強制性的要求。第二,一個企業與另一企業合為一體需要支付的對價的表現形式是多種多樣的,以其他形式支付對價并不影響上述三個合并的本質特征。第三,合并前公司的股東自然成為合并后公司的股東僅是“吸收股份式”兼并的典型特征,除此之外,還可能出現其他形式的合并。
          收購,顧名思義是一種買賣行為。在公司法與證券法中有著特定含義,僅指受讓公司通過購買出讓公司一定數額的股權,從而實際控制出讓公司的行為,在法律上表現為股權轉讓行為,但是我國的企業兼并與被兼并的主體主要是國有和集體企業,很多企業還沒有進行公司改組,這種情況下收購的標的還很難說是“股權”,我們通常稱之為“企業產權”,確切地說,這并不是嚴格意義上的法律概念。為了表述方便,本文使用這一概念,相信不會產生歧義。收購(股權轉讓、企業產權買賣)的特征是:(1)股權轉讓、企業產權買賣發生于兼并企業與被兼并企業的股東或開辦單位(主管部門)之間;(2)在大部分情況下,股權轉讓、企業產權買賣不改變被兼并企業的獨立法人地位,因此被兼并企業的債務我們一般認為仍由其自行承擔(存在幾種例外情況)。
          合并與收購兩者之間在一定情況下會出現交叉重合。如,依公司法設立的公司之間的股份收購行為,在達到收購全部股權的情況下,將導致合并。購買凈資產式兼并與控股式兼并也存在概念交叉的可能性。
          二、企業兼并中的債務承擔問題
          被兼并企業的債權人作為原告、要求追索債權的訴訟,是與企業兼并相關的案件的主要類型。其中較為突出的就是“遺漏債務”問題。解決企業兼并中的債務承擔問題的基本思路是,由于各種不同類型的兼并形式在法律上的定位或為合并,或為收購,而合并與收購在法律上的最為重大的區別之一是,前者由于被兼并企業的法人資格因兼并而消滅,其債務依法律規定被合并者所概括承受,后者在大部分情況下由于被兼并企業保持了法人地位的同一與延續而自行承擔原來的債務。因此必須透過紛繁復雜、名目眾多的兼并形式給我們造成的困惑與障礙,分清哪些兼并形式構成了“合并”,哪些兼并形式沒有構成“合并”而是構成了“股權轉讓”或“企業產權買賣”,以此作為確定債務(特別是遺漏債務)承擔主體的分界線。②
         ?。ㄒ唬嵺`中常見的幾類兼并形式的性質分析。
         ?。?、吸收股份式兼并,即被兼并企業的所有者將被兼并企業的凈資產作為股金投入兼并方,成為兼并方的一個股東。其本質特征是以股票換資產,在法律上表現為被兼并企業的凈資產全部轉換為存續企業的股份,前者隨股份轉換而終止,前者的債務亦由后者承擔。
          吸收股份式兼并符合合并的各種法律特征,是典型的合并,合并各方的債務應由合并后的企業承擔。
         ?。?、購買凈資產式兼并,即兼并方出資購買被兼并方企業的凈資產,本質特征是以現金換凈資產。在法律上表現為以兼并企業與被兼并企業的投資者(股東或開辦單位)為合同當事人、以被兼并企業的全部凈資產為標的的買賣合同,也被稱為企業產權轉讓合同。購買凈資產式兼并是合并還收購,要根據不同情況分別認定。
         ?。ǎ保┘娌⑵髽I與被兼并企業都是依公司法成立的有限責任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的,實際上等于全體股東將公司的所有股權轉讓給兼并公司,按照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關于《公司登記管理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四條規定,除國家授權投資的公司可投資設立全資子公司(即國有獨資的子公司)外,公司不得設立全資子公司。因此兼并公司購買被兼并公司全部凈資產的,法律后果與合并相同,被兼并公司的法人資格必然消滅,或者成為兼并公司的不具備法人資格的分公司,或者干脆喪失了經營主體資格,與兼并公司徹底合為一體,其財產、債權債務由兼并公司承受。
         ?。ǎ玻┘娌⑵髽I是依公司法成立的有限責任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被兼并企業是非公司的企業法人的,按照《公司登記管理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四條規定,公司不得設立非公司的企業法人。兼并公司購買被兼并企業的全部凈資產后,必須按照公司法的規定將其規范為分公司,因此這種兼并的法律后果與合并也是相同的。但是如果兼并公司在收購全部凈資產后隨即將其規范為符合公司法規定的子公司的(如把企業凈資產拆成股權并將部分股權轉讓給他人),這種對企業全部股權的短暫持有不影響被兼并企業法人資格的延續,其法律后果等同于控股,被兼并企業的債務仍由規范后的子公司承擔。
         ?。ǎ常┘娌⑵髽I為國有獨資公司或非公司的企業法人、被兼并企業為非公司的企業法人的,購買凈資產式兼并是合并還是收購,取決于兼并合同的約定。合同約定收購后被兼并企業的債權債務由兼并企業承擔、被兼并企業注銷登記的,法律性質為合并。合同約定收購后被兼并企業成為兼并企業有獨立法人資格的全資下屬企業、被兼并企業不注銷登記的,被兼并企業的債務仍由其自行承擔。
         ?。?、承擔債務式兼并,即在被兼并企業的資產與負債等價的情況下,兼并企業以承擔被兼并企業的債務為條件接受其資產。這種兼并可以視為一種特殊的購買凈資產式兼并,即兼并方以數目為零的現金購買資債相抵為零的凈資產。兼并的性質是合并還是收購,按照購買凈資產式兼并的處理方式確定。
          這里不可避免地要涉及到審判實踐中爭議最大的“零資產轉讓”問題。主要有四種情形:(1)甲企業在資產小于負債的情況下,將全部或主要資產連同等額債務轉讓給乙,甲企業并不注銷,其余債務則仍掛在甲企業名下,乙以這些資產連同債務開辦了新的獨資企業或與他人共同組建有限責任公司;(2)甲企業的開辦單位在甲企業的資產小于負債的情況下,將全部或主要資產連同等額債務轉讓給乙,甲企業注銷,甲企業的開辦單位承諾負擔其余債務,乙以受讓所得資產連同設立新獨資企業,或與他人共同組建新的有限責任公司。(3)甲企業的開辦單位在甲企業的資產小于負債的情況下,將全部或主要資產連同等額債務轉讓給乙,甲企業的開辦單位承諾負擔其余債務,甲企業的法人地位不變,乙成為甲企業的股東或獨資經營者。(4)甲企業在資產小于負債的情況下,將全部或主要資產連同等額債務轉讓給乙,甲企業并不注銷,其余債務則仍掛在甲企業名下,乙以這些資產開辦了新的獨資企業或與他人共同組建有限責任公司。這就是所謂的“零資產轉讓”。
          零資產轉讓的最大問題是,那些沒有連同財產一并轉讓的債務應由誰承擔?
          目前的審判實踐對此的認識是:假設企業資產為100萬元,負債為200萬元,如果沒有搞所謂的“零資產轉讓”,每一個債權人可以獲得的清償率為50%?,F在企業的開辦單位以“零資產轉讓”方式將企業的全部資產連同100萬元負債轉讓給第三人,第三人以此資產成立新企業。余下100萬元債務由開辦單位承擔,或由沒有被注銷登記的空殼企業承擔。那么,被帶到新企業的債權人可以獲得100%的清償,顯然從“零資產轉讓”中獲益,而誰是受損害者?是不幸沒有被挑中的另一半債權人,他們本可以獲得50%的清償,現在卻可能什么都得不到。他們受到損害,顯然是“零資產轉讓”的行為人挑選的結果。也就是說,如果承認這種挑選的權利,必然會造成這種不公正的結果。有的人會反駁說,企業在清償債務時,根據客戶的重要性甚至親疏遠近挑選債權人,只要不進入破產或清算程序,誰也無法干涉。這種觀點似乎是有道理的,但是,要注意到,出讓方轉讓全部或主要資產,實際上是一種對企業的清算行為,表明企業已經無意再繼續經營下去,既然是清算行為,就必須以全部資產對全部債權人負責,如同承擔債務式和轉讓凈資產式兼并那樣,在將全部資產轉讓出去的同時帶走全部債務,而不能選擇清償部分債權人,因此所謂的零資產轉讓并不是規范的兼并行為,構成了對債權人利益可能的侵害。
          從理論上說,債權人可以根據情況,選擇對自己最為有利的救濟途徑。在第二種情形中,如果出讓方的開辦單位有足夠的清償能力,債權人會選擇接受開辦單位清償債務。③
          因零資產轉讓行為因其實質是一種侵害債權人債權的行為,債權人也有權依據合同法第七十四條規定行使撤銷權,撤銷轉讓合同。
          但目前在實踐中通常的處理方法是,(1)對于第三種情形,由甲企業對債權人直接承擔責任。(2)對于第一、二種情形,判令新企業以其接受的資產對債權人承擔清償責任。(3)對于第四種情形,以被出售企業與受讓方作為共同被告,判令受讓方在其所持股權范圍內承擔連帶責任。
          從法律原理上講,以上第二、三種處理方法是有疑問的。但是在實踐中如果過多地撤銷轉讓合同,社會成本過大。這里存在一個法律遷就現實,避免過大的社會震動問題?,F在的處理方法在實際生活中對于平衡當事人利益,解決社會矛盾,維護社會穩定存在諸多好處。④
          有人會產生疑問,這樣處理對接受轉讓的當事人和新企業是否不公平,特別是在該當事人又對新企業有新的投入、或者新企業又有其他投資者參加進來的時候?筆者認為,法律確定義務或風險的承擔者的一個基本理由是該承擔者比其他人更有能力防止損害行為的發生或更有可能避免損失。相對于普通債權人而言,“零資產轉讓”的受讓人對企業情況的了解程度更深,信息優勢更大,⑤
          因此優先保護債權人利益更為合理,“零資產轉讓”后的新企業可以在對債權人承擔責任后再向出讓人行使追償權。
         ?。?、控股式兼并,即一個企業通過購買其他企業的股權,達到控股地位,實現兼并??毓墒郊娌⒌谋举|特征是以現金換股權,被兼并企業的股東與兼并企業之間簽訂有股權轉讓合同。
          在大部分情況下,控股式兼并只是收購了被兼并企業的足以達到控制地位的股權,不影響被兼并企業法人資格的同一和延續。但是在兼并方收購被兼并方的全部股權的情況下,兼并的法律性質的認定與收購凈資產式樣兼并的處理方法相同。
         ?。?、購買資產式兼并即兼并方以以現金購買被兼并企業的財產,但不承擔被兼并企業的債務,本質特征是以現金換資產。在法律上表現為以兼并企業與被兼并企業為合同主體,以被兼并企業的全部或主要資產為標的的買賣合同。這種形式的兼并不影響兼并雙方的法人資格。
         ?。ǘ┻z漏債務的承擔。
          所謂遺漏債務問題,是指被兼并方在與兼并方訂立合同時,由于故意或過失,遺漏了應記入資產負債表的對外債務,使兼并方對兼并條件作出錯誤判斷,在債權人起訴時應如何確定承擔責任的主體問題。審判實踐中,兼并企業往往以債務沒有反映在兼并前被兼并企業的資產負債表上、自己并不知道存在這些債務為由進行抗辯,認為造成債務被遺漏的過錯在被兼并方,如果被兼并企業能如實地反映這些債務,可能就不會發生兼并行為,即使發生,條件也會不同。如果這些遺漏債務由存續公司承擔,將損害兼并企業的合法利益。
          我們認為,對此應作兩個方面的分析:
         ?。?、在一個兼并行為被認定為不影響被兼并企業法人資格的同一和延續的情況下,遺漏債務問題只能影響到兼并雙方之間的兼并合同,而不能影響債權人向被兼并企業追索債務的權利。
         ?。?、在一個兼并行為被認定為導致被兼并企業法人資格的消滅即構成合并的情況下,合并雙方法人合為一體,存續企業對被兼并企業的財產、債權、債務概括性繼受,根據民法通則第四十四條、公司法第一百八十四條、合同法第九十條規定,兼并企業有承受被兼并企業債務的法定義務,這種義務不因在兼并時債務是否屬遺漏債務而有所區別。
          三、購買凈資產式、承擔債務式兼并合同的效力認定與違約的處理
          實踐中這兩種合同一般被稱為企業產權轉讓合同或企業買賣合同,審查合同效力主要針對資產審計評估、轉讓程序等環節進行。有下列情況之一的,審判實踐中一般根據民法通則第五十八條、合同法第五十二條、五十四條規定確認合同無效或根據當事人申請撤銷合同:
         ?。ㄒ唬┏鲎尫接袊乐仄墼p受讓方的行為。包括提供的資產負債表、審計報告嚴重失實,資產明顯低值高估以及出讓方故意隱瞞企業的足以影響轉讓價格的重大事項等情況。
         ?。ǘ┦茏尫接袊乐仄墼p出讓方的行為。如少數企業負責人在企業出售前故意隱匿流動資產,應收款不入帳,虛報呆滯款、虧損額,虛增成本,使帳面形成虧損,然后再以受讓方的身份以低價或零價購買企業,這種行為應視為對出讓方的欺詐。
         ?。ㄈ┖贤p方惡意串通,對企業資產明顯明顯高值低估,使受讓方獲得重大不法利益。
         ?。ㄋ模┏鲎尫絿乐剡`反拍賣程序,損害第三人利益。
          關于無效的處理,由于合同標的的特殊性,在適用返還原則時應針對導致合同無效或被撤銷的不同原因,分別作如下處理:
         ?。?、因出讓方的欺詐行為而無效或被撤銷的,受讓方除了有權要求返還價款外,有權取得企業經營產生的盈利。對受讓方正常虧損導致的損失,由出讓方自行承擔。
         ?。?、因受讓方的欺詐行為而無效或被撤銷的,出讓方有權取得產權的增值部分,受讓方應當彌補因虧損造成的損失。
         ?。?、雙方惡意串通導致合同無效的,雙方應當按各自過錯承擔因此造成的損失。
          審判實踐中,債權人向兼并后的企業追索債務的糾紛往往引發兼并雙方之間的合同糾紛,如債權人就一筆遺漏的債務起訴兼并后的企業時,合并后的企業才會發現當時簽訂兼并合同時對方沒有如實告知其真實資產負債情況,因而要求法院宣告兼并合同無效或撤銷合同,或者要求被兼并方的股東承擔違約責任。如何協調這兩個訴訟之間的關系?筆者認為,可以以下方式處理:(1)債權人起訴后兼并企業僅僅提出抗辯但沒有起訴要求宣告合同無效或要求撤銷合同的,不影響債權人作為原告的案件的審理;(2)債權人起訴后兼并企業起訴要求宣告合同無效或要求撤銷合同的,債權人作為原告的案件應當中止審理,等待后一案件的審理結果;(3)債權人起訴后兼并企業不要求撤銷合同或宣告合同無效,僅起訴要求被兼并方的股東(開辦單位)承擔違約責任的,不影響債權人作為原告的案件的審理。
          注:
         ?、僭摱x存在缺陷。首先,該定義中的“改變法人實體”究竟指何種情形,語焉不詳,令人無法推測。其次,按照學術界的普遍觀點,企業合并是兼并的典型形式之一,而從該定義中卻得不出這一結論。更令人費解的是,《暫行辦法》在“企業兼并的主要形式”中規定的吸收股份式完全是典型的企業合并。這些前后矛盾的規定,是八十年代我國企業產權制度改革處于起步階段、對兼并的認識還不夠深入的反映。
         ?、陉P于企業產權制度改革中的被改制企業遺留、遺漏債務的處理問題,一直沒有相關的法律或司法解釋明確規定。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李國光在2001年11月13日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中對此類案件的處理概括了兩個原則,一是尊重當事人約定原則,二是債務隨企業資產變動原則。并且要求各級法院在處理各種形式的國企改制糾紛時,可參照上述兩項原則辦理。具體內容詳見《民商審判指導與參考》2002年第1卷第13-14頁,人民法院出版社2002年5月出版。
         ?、蹖嶋H上,自愿承擔責任的開辦單位們——鄉鎮政府、鄉鎮農工商總公司之類——所扮演的往往是阻擊部隊的角色,用他們自己的話說,是虱多不癢,債多不愁,而對于債權人來說則是一場災難。在審判實踐中,很少有當事人自愿選擇他們作為債務人。
         ?、軐Υ宋以谒较聢龊显浻袀€針對所有改制案件處理方法的一個不十分準確的概括:有效認定,無效處理。我的一些同事的另一種說法為:抽象肯定,具體否定。對于一些極不規范的改制,這種做法確是無奈之舉。
         ?、菰诤芏喟讣校▽Υ宋醋鹘y計,但是比例不應低于30%),受讓人就是原企業的法定代表人或主要經營管理人員,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比出讓人還要了解內情,更不用說債權人了。